导航菜单

這樣的“雲經濟” 是短期爆款還是長期風口?-蓝可儿死亡事件

2月4日開始到2月8日,“摩登天空”在B站開闢了一個“宅草莓” 音樂計劃,在“Hi,我也在家”的主題下,“宅草莓”宣佈自己不是音樂節,但整整5天時間里,在B站“摩登天空”直播平臺上出現的音樂人,一共有70組。“摩登天空”的第一次“雲音樂節”,不需要門票,不需要出門,但借助網絡的力量,收割了大量的流量和粉絲。

縱深“雲經濟”為何爆火?近日,最火的APP是什麼?是以阿裡釘釘、企業微信、騰訊會議為首的等一系列“雲辦公”軟件。

一場因為無聊引發的狂歡正在悄然到來。B站上也有數據顯示,人們對緩解精神壓力以及驅趕無聊的內容,有著龐大的需求量。1月23日至2月5日,B站帶有“無聊”標簽的視頻播放量迎來爆發性增長,雙周環比漲幅高達306。%;描寫“室內”活動相關的視頻漲幅90%;而同時帶有“無聊”和“搞笑”的視頻漲幅更是達到了905%。

3 “雲音趴” 未來可期在“雲蹦迪”火爆的是同時,直播+音樂突然爆發。

最受人們“雲游”青睞的目的地有哪些呢?從飛豬數據看出,目前最受雲游客歡迎的境外城市是曼谷、東京、普吉島。在境內,杭州、重慶、成都是大家雲游最多的城市。可以預見,待到疫情過去,人們的腳步可以邁向世界時,這些目的地將迎來大批興奮撒歡的游客。

除了看攻略,雲游的方式還有看旅游達人直播、在線聽景區講解等。一個在日本福岡的旅行達人,每天晚上10點多鐘還在飛豬直播上跟幾千個粉絲“嘮嗑”。有粉絲問,直播間里的旅游產品,買了能出行嗎?主播小姐姐果斷地說:不能,現在疫情期間,我天天來直播也不是為了讓大家買東西,就是跟大家聊聊天,咱們宅在家裡逛逛世界。

在偶然之間,她看到一場直播“雲蹦迪”。無聊的她和數萬人同時觀看了一次場無接觸“蹦迪”,順便刷了幾十塊錢的禮物。

“雲蹦迪”概念火了,也為市場註入新的催化劑,突然之間,包括B站、快手、抖音、唱吧、淘寶直播、花椒直播在內,平臺紛紛發起“雲蹦迪”活動。

1 “雲蹦迪” 難續輝煌趙女士是重慶渝中區人,因為疫情,剛旅游回來的她,被要求回家隔離觀察。因為在家實在無聊,她只能把大把時間用在上網上,每天看手機超過12小時。耍抖音、看虎牙……

在國內5G商用的背景下,雲經濟產業鏈從下游在線辦公、在線教育等流量產業延伸,覆蓋中游雲計算、上元器件等雲基礎設施產業,在短期分化後或成為新的發展方向。

雖然此次是特殊時期催生出的短期線上需求的爆發,但不難看出“雲經濟”已成為未來的大趨勢,未來將是萬物“雲”的時代。

“雲蹦迪”、“雲睡覺”、“雲K歌”、“雲旅游”……疫情之下,新興的“雲經濟”正刺激市場活力。那麼,“雲經濟”究竟是短期爆款,還是長期風口?

不過,對於雲睡覺的前景,業內人士坦言,在直播方興未艾時,直播睡覺引起的話題度,只是大家好奇。但直播想要粘性,需要“主播”提供多元的內容,豐富內容生態,雲睡覺這種簡單模式就將被緩慢遺忘和淘汰,成為曇花一現的眾多內容形式之一。

雲蹦迪似乎一夜之間成了風口。記者通過快手、抖音、B站、唱吧等各個平臺觀看發現,儘管大家各種玩法不一,但內容輸出其實主要是給商家。

這樣的“雲經濟” 是短期爆款還是長期風口?

雷軍曾在一次發佈會上說“互聯網帶來了高效,馬雲睡覺都可以賺錢”。這樣一句玩笑話,如今成了現實,雖然不是馬雲老師睡覺賺錢。

快手也同樣邀請了各一二線城市的多個廠家入駐,其中,拾叄先生SIR TEE你開播26分鐘,圈粉30萬,同時在線人數超過10萬,總觀眾超過231萬。在內容形式上,快手則增加了連麥PK的比賽。

甚至有博主做起了貓睡覺的直播,不到三小時的時間里,235萬人觀看,貓為博主掙到了價值1萬元的打賞。

業內人表示,一場疫情使得音樂與互聯網的碰撞更為激烈,這種融合扭轉了音樂現場人數限制、跨區域演出等劣勢,同時搭載短視頻、直播風口,拓寬了受眾規模。當音樂現場縮小到手機見方的屏幕上,無形拉近了表演者與受眾的距離,彈幕、刷禮物,又將音樂社交路徑從熟人To熟人,升級為熟人To陌生人/熟人,更易於形成裂變。

2 “雲睡覺” 前景堪憂一次偶然開了直播就睡著的“誰家的圓三”醒來後發現:他火了。2月10日凌晨1點到4點,54萬陌生人圍觀了他的這一覺。第二天,圓三打開直播一分鐘後,人氣瞬間達到10萬。從下午5點開始,圓三就被網友要求去睡覺。當天圍觀“雲睡覺”的人數漲到了1857.5萬,禮物收入為76.8萬音浪(抖音虛擬禮物,10音浪為1元錢)。

從供應鏈角度看,又覆蓋提供軟件硬件產品,終端與通信的設備生產商、辦公視頻會議解決方案供應商、雲服務商等等多個產業鏈條。CPU/GPU、服務器、雲視頻、VPN/雲桌面/EDR、遠程協作、IDC等呈現快速增長趨勢,成為當前備受投資方青睞的重點板塊。

此外,全國1000多家景區都開啟了線上游覽服務。高德的數據顯示,春節期間,超過500萬用戶參與了“雲游聽天下”活動,收聽馬未都等文化大咖們的景點講解。而為了滿足廣大消費者雲游的心,飛豬還上線了“宅家玩轉博物館”等活動。

與此同時,一周多次“雲游”的用戶比重也越來越高,同樣從2月初開始,一周內至少上飛豬旅游攻略頻道溜達兩次的,也是穩步提升,目前甚至超過了疫情爆發前。這些有趣的數據,充分體現了“沒有什麼能夠阻擋,我對自由的嚮往”。

4 “雲旅游” 攬客有方2月17日,記者從飛豬平臺獲悉,宅家抗疫期間,人們在線看旅游圖文、目的地攻略、旅行直播等內容的時間不斷延長。飛豬App“發現”頻道內容頁的瀏覽停留時長,從宅家一周後的2月初開始逐步走高,現在已經達到了疫情爆發前的水平。

根據釘釘提供的數據,2月3日,有近兩億人開啟在家辦公模式,超過1000萬家企業組織使用釘釘在家辦公、在線辦公,釘釘視頻會議成為開工會議的首選。企業微信也有6000萬活躍用戶和超250萬家企業。應對在線流量爆發,阿裡雲、騰訊雲和華為雲緊急擴容。

前不久劉德華、陳奕迅等歌手演唱會相繼延期,各種綜藝節目無限期停止,大規模從業者面臨失業。

原標題:這樣的“雲經濟” 是短期爆款還是長期風口?

就這樣,過去酒吧靠酒水消費,將渠道搬至線上後,顧客的買單方式變成了刷禮物。

上述人士表示,蹦迪對場景、燈光、現場氣氛有著極高要求。遺憾的是,雲蹦迪以上幾點都難滿足。

有專家表示:“雲經濟的本質是5G商用大背景下互聯網經濟的再一次升級,疫情則是起到了催化劑的作用。雲經濟不是階段性的產業現象,而是5G推動下的一次國內經濟結構重塑,今年將成為雲經濟產業的元年。”

開了直播就睡著的“誰家的圓三”醒來後發現他“火了”,通過直播“睡覺”,他最高的觀看人數達1850萬,禮物收入接近10萬元。和雲睡覺一樣,雲蹦迪也異常火熱,連續三天“雲蹦迪”直播後,北京知名的ONE THIRD在抖音賺到了332.36萬打賞。

來自抖音數據顯示,最早一批在抖音直播的TAXX SHANGHAI直播首日最高在線人數7.1萬人,打賞總收入728.5萬音浪(72.85萬元),直播時長4小時,4個小時持續霸榜抖音直播小時榜榜首。

具體分析來看,雲經濟產業鏈上游主要是元器件,包括光模塊、服務器、交換機等方向;中游主要是雲計算以及 IDC 數據中心運營方向;下游是應用行業,目前主要有在線辦公、在線教育、智能醫療、在線娛樂、網絡安全、VPN等方向。

“誰家的圓三”對於這次“睡覺直播”,只是因為他無聊,想知道自己睡覺是不是會打呼嚕。

對於雲蹦迪的前景,一位業內人士在採訪中曾直白表示:受疫情影響大家都壓抑太久了,線上蹦迪這件事聽上去很酷,但他第一天玩過了,可能第二天新鮮感就沒。

與此同時,包括在線教育、在線游戲、智能醫療等產業需求也大幅增長。經過本次疫情事件衝擊,部分產業相當於在5G普及前“提前預熱”,也有部分產業受益於“雲經濟”,除了在解決用戶痛點的同時,更積累了部分潛在用戶。

不過,近期的線上模式則為行業帶來轉機。刺蝟樂隊入駐主打搖滾樂與二次元的B站,併在短時間里吸納10.9萬粉絲;赤瞳音樂旗下的十餘個/組音樂人,也在B站連開三天直播,在線9小時直播吸納平臺用戶突破10w+。

就在淘寶直播在2月14日晚,邀請了包括阿杜、薇婭、寶石GEM、許飛、面孔樂隊等22位音樂人,辦起了“不見面音樂會”。